关于效用: 为什么我反对功利的公益,以及为什么我并不抗拒成绩单的修改

伪造的成绩

我个人还是比较理想主义的,相信一些“生而平等”,“自由”之类的鬼话。因此我对申请中的种种作弊行为是鄙视的。

然而我自己也作弊了,和许多中国申请者一样,为了和国际学校等刻意降低考试难度以换取高绩点的学生竞争,我并没有使用真实的成绩(否则即使是我的成绩,绩点也将残不忍睹)。

乍看来(或许也是许多人的观点),这和SAT或托福作弊等公认的恶劣行为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但我现在认为,我决不是因为“这件事自己也干过”而下意识地将它正当化。

我们首先要承认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的,许多时候这种差距甚至不是努力能够弥补的。在这个前提下,我们认为虽然每个学生都有争取更美好的未来的权力,但是利用漏洞取得自己不属于的层次的资源是极其卑劣的。

那么利用漏洞获得自己应得,却由于系统的种种缺陷未能获得的东西呢?

例如,有基本道德的学生对于自己无法解出的题应该留白处理;但是对于各自标准下的水题,抄答案又未尝不可呢?

如果我确信自己的能力能够达到伪造出的绩点所代表的水平,不使用真实成绩又何伤大雅呢?

功利的公益

我也出于非功利考虑做了不少公益性质的活动。虽然也许大多数很难让招生官理解,对录取的影响甚微。但是我是非常厌恶为了填充简历而功利、针对地做公益的行径的。

也许会有人认为,在回馈社会的同时也获得了个人利益,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然而这和SAT作弊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就如同SAT和绩点是一所学校用来衡量学生的学术能力的指标一样,公益是学校用来衡量学生的气质是否符合的一个重要指标。经常听人说,那些伪造了SAT托福等成绩的学生,即使被录取,到了学校后也会在及格线上苦苦挣扎吧。公益(以及一些过度包装)又何尝不是呢?学校喜爱申请者的某种气质而发出了录取信,而本没有这种气质的申请者来到学校后又该如何融入呢?

这就是另一种利用漏洞获得与自己不匹配资源的不齿行径了。

效用函数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可以解释为效用函数选取上的区别。

从我的效用看来,程序正义(真实的绩点)并没有那么重要,最终结果的权值理应更大。

从反对我的看法的人的效用看来,程序正义非常重要,甚至可以其弥补所带来的不良后果(能力弱者反而获得了更好的资源)。

也并没有谁对谁错,毕竟没有效用函数的差异,怎么卖保险?

这也是混乱善良和守序善良观点的不合吧(雾

关于申请美帝学校本科,从中介那get的一些姿势

  1. SAT胜过一切,Hurrah(个屁,你2100也好意思拿出来讲)
  2. 本科的Major排名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排名机构根本没有依据。想想很有道理,研究生排名可以根据Graduate House发表的论文数,或者(曾)学生获的奖项,或者研究出的神奇项目来排名。但是本科就没什么依据了,所以本科排名大多数是参考研究生排名的。(当然一个值得注意的副作用是不明真相的国际学生会依据本科排名去申请学校,无形中加剧了竞争)像我,看Purdue的CS本科排名相当靠前想申来做保底,然而它的综合排名太后中介说非常没有必要捂脸熊流泪我这种分数真的能随随便便UIUC或者Michigan Ann Arbor这种学校吗
  3. 此条不申UC可以无视。UC的各个分校申请用的同一个系统,所以如果中介是按申请数目收钱的话UCLA和Berkeley申一所就够了。第一是两校要求差不多,所以一所被拒另一所希望也不会大;第二是中介只需要申请的时候多打一个勾,所以作为甲方挺亏的。。。(我当然申了神校Berkeley)
  4. (其实是3.5)据说UCLA是全美申请人数最多的学校,因为LA生活舒服,UCLA校风开放,加州阳光温暖。(好湿!好湿啊!啪啪啪啪啪啪)
  5. 申高端学校适而可止。我原本高端想申请MIT、Princeton、Caltech、Cornell、Stanford,被顾问打回说这样相当冒险。最后留了MIT、Princeton和Cornell,一是Caltech在加州物价较高,二是斯坦福我希望较渺茫加上本来并不是很有感;MIT和Princeton是梦想学校啦,不申后悔;Cornell的性价比(期望收益)较高(录取率10%+).话说为什么把Berkeley划分到一等学校那一档呢(Ivies、MIT、Stanford和Caltech之流算超一流),按录取率确实高很多,但是也是Cornell水平啊,入个体育联盟很了不起吗Cornell?(嫌弃脸)
  6. 口音对于面试而言很重要,而面试对于申请而言很重要,而申请对于录取而言很重要。总结:口音很重要。(TOEFL Speaking 20掩面逃)

先那么多,有什么新东西再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