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效用: 为什么我反对功利的公益,以及为什么我并不抗拒成绩单的修改

伪造的成绩

我个人还是比较理想主义的,相信一些“生而平等”,“自由”之类的鬼话。因此我对申请中的种种作弊行为是鄙视的。

然而我自己也作弊了,和许多中国申请者一样,为了和国际学校等刻意降低考试难度以换取高绩点的学生竞争,我并没有使用真实的成绩(否则即使是我的成绩,绩点也将残不忍睹)。

乍看来(或许也是许多人的观点),这和SAT或托福作弊等公认的恶劣行为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但我现在认为,我决不是因为“这件事自己也干过”而下意识地将它正当化。

我们首先要承认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的,许多时候这种差距甚至不是努力能够弥补的。在这个前提下,我们认为虽然每个学生都有争取更美好的未来的权力,但是利用漏洞取得自己不属于的层次的资源是极其卑劣的。

那么利用漏洞获得自己应得,却由于系统的种种缺陷未能获得的东西呢?

例如,有基本道德的学生对于自己无法解出的题应该留白处理;但是对于各自标准下的水题,抄答案又未尝不可呢?

如果我确信自己的能力能够达到伪造出的绩点所代表的水平,不使用真实成绩又何伤大雅呢?

功利的公益

我也出于非功利考虑做了不少公益性质的活动。虽然也许大多数很难让招生官理解,对录取的影响甚微。但是我是非常厌恶为了填充简历而功利、针对地做公益的行径的。

也许会有人认为,在回馈社会的同时也获得了个人利益,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然而这和SAT作弊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就如同SAT和绩点是一所学校用来衡量学生的学术能力的指标一样,公益是学校用来衡量学生的气质是否符合的一个重要指标。经常听人说,那些伪造了SAT托福等成绩的学生,即使被录取,到了学校后也会在及格线上苦苦挣扎吧。公益(以及一些过度包装)又何尝不是呢?学校喜爱申请者的某种气质而发出了录取信,而本没有这种气质的申请者来到学校后又该如何融入呢?

这就是另一种利用漏洞获得与自己不匹配资源的不齿行径了。

效用函数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可以解释为效用函数选取上的区别。

从我的效用看来,程序正义(真实的绩点)并没有那么重要,最终结果的权值理应更大。

从反对我的看法的人的效用看来,程序正义非常重要,甚至可以其弥补所带来的不良后果(能力弱者反而获得了更好的资源)。

也并没有谁对谁错,毕竟没有效用函数的差异,怎么卖保险?

这也是混乱善良和守序善良观点的不合吧(雾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